您现在的位置: 非物质文化影音资料中心 >> 非遗知识 >> 正文

[濒危]敦煌曲子戏遭遇断代窘况

作者:赵虎    文章来源:文化月刊遗产杂志    点击数:1942    更新时间:2011-10-20

敦煌曲子戏的音乐唱腔是在民间音乐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的曲牌体,戏剧情节大多反映当时民间的现实生活,情节曲折幽默,气息浑厚,曲调优美动听,风趣别致。角色扮演者表情细腻,感情真切,旦角形象生动,轻盈活泼;丑角幽默诙谐,滑稽伶俐。乐者使人开怀大笑,悲者使人泪水涟涟。曲调易学、易记、易懂,观众百看不烦,百听不厌。

清朝雍正年间,随着大批外来移民进驻敦煌,民间说唱艺术也在敦煌地区安家落户,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形成了一个被当地人民所喜闻乐见的地方戏曲——敦煌曲子戏。

作为外来艺术与本土相结合的产物,敦煌曲子戏在民间广泛流传,曾被称为敦煌文化中活的瑰宝。至今,逢年过节,在敦煌民间仍有一定规模的演出。但由于受各种文化形式的冲击,敦煌曲子戏的生存空间是越来越小,作为敦煌地区民间一度繁荣的地方戏曲,敦煌曲子戏正面临着灭绝的危机。

移民带来的曲子戏

敦煌曲子戏是敦煌独有的地方戏种,亦称小曲戏”“小调戏。它源于明清时期的民间俗曲,是随着外来移民的到来,扎根发展并逐渐兴盛起来的一种地方民间艺术。

1900年,在藏经洞出土的遗书中保存的曲子词有590首之多,涉及曲调80多种。敦煌市文化馆馆长赵虎说,敦煌曲子戏可追溯至唐宋时期,其最早源于曲子词,敦煌曲子戏有的曲调可从曲子词中寻觅踪迹。《打懒婆》、《磨豆腐》、《两亲家打架》……由于曲子戏是当地劳动者在长期劳作中创作的,因此具有生活气息浓郁、情节风趣诙谐的特点。

敦煌古称沙州,地处甘肃河西走廊最西端,古为丝绸之路重镇。自汉代以来,长期成为中原文化和西域文化、欧亚文化传播、交流、融合之地。为内地文化在河西走廊和敦煌交流提供了有利条件,特别是在清朝雍正年间向敦煌的大移民,使敦煌曲子戏吸收了陕西秦腔、眉户及甘肃各地曲子戏的各种曲调,并逐渐形成敦煌独有的地方戏种。它的剧目题材广泛,有神话故事、历史传说等社会生活各个方面,反映各个社会时代的风貌,歌颂真、善、美,鞭挞假、恶、丑,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和生活的乐趣。 

唱曲子戏用的乐器主要有三弦、板胡、二胡、笛子、扬琴以及四片瓦、锣、小锣等。敦煌曲子戏的音乐唱腔是在民间音乐的基础上发展形成的曲牌体,戏剧情节大多反映当时民间的现实生活,情节曲折幽默,气息浑厚,曲调优美动听,风趣别致。角色扮演者表情细腻,感情真切,旦角形象生动,轻盈活泼;丑角幽默诙谐,滑稽伶俐。乐者使人开怀大笑,悲者使人泪水涟涟。曲调易学、易记、易懂,观众百看不烦,百听不厌。正因如此,敦煌曲子戏在民间具有惊人的吸引力和顽强的生命力。

哥哥你常在外,月月不回来,家里丢下的尕妹子,时时在等待……”敦煌曲子戏由清唱到舞台戏,绵延200余年,尽管还没有形成规范的戏剧程式,没有唢呐曲牌,乐器也比较简单,但它那诱人的泥土香味和淳朴的生活气息,却深深地蕴藏在群众的心目中,被人们所喜爱。千百年来,尽管在内容上有所演变,并增加了民间新创作和新的艺术形式,但在已经形成自己风格的敦煌曲子戏中,仍保留有敦煌遗书中的曲子词和曲调,这使敦煌文化的余脉在民间得到了延续。至今,仍不失为一枝绚丽的敦煌民间艺术花朵。

艺术之花的无声凋谢

清末至民国是敦煌曲子戏最为盛行的时期,村村都有自发组织的曲子戏班,并产生了有较大影响的曲子戏演员。群众还为他们编了口歌:如东牛西牛两个旦,没有换柱子娈(拿不下)不转,是指解放前三位优秀的曲子戏演员(东牛名赵吉德,西牛名王登义,换柱子名高中)。还有孙家福、孙家友、周进录、方荣在观众中也颇有名气。而随着这些演员的陆续去世,曲子戏的繁荣局面也出现了衰落,传唱的一些基本礼节也都渐渐消亡了。

才去世不久的敦煌市莫高镇甘家堡村五组的83岁老艺人王维贤,是敦煌曲子戏的第三代传人。他自幼喜欢拉胡琴,16岁时把胡琴就拉得很有名气了,并开始学唱敦煌曲子戏。这一唱就是67年,即使在唱本被人烧了之后也没有放弃学唱、传唱曲子戏。经历了新旧两个社会的他可以将《二家娃害相思》、《小放牛》等20多个曲子戏和小调一连串唱完,而且遇上旦角唱旦角,逢上丑角唱丑角,生旦净丑一人全包,他因此被戏行人称为多面手随着一些老艺人的相继去世,已经有很多曲子戏的剧本失传了。肖德金说,现在已经失传的有20多部剧本,有许多只是保留了名称,具体内容却是不得而知。

敦煌人数百年来都以出门看曲子戏和听清唱作为主要的文化生活方式,然而随着娱乐方式的多元化,曲子戏已很少能吸引年轻人的兴趣,现在曲子戏的观众基本都是些中老年人。

据赵虎馆长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式微,也是导致曲子戏后继乏人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的许多人认为曲子戏是落后的,守旧的,只有电影电视才是科学、时尚的,因此对曲子戏妄加排斥,使其生存空间变得越来越小。与全国其他地方一样,如今的敦煌曲子戏面临的依旧是戏剧行业的老演员、老剧本、老观众三老问题。年年《老换少》,月月《小放牛》,敦煌唱曲子戏的人年龄都在四十岁以上,最大的已85岁,最年轻的也60岁左右。 

文化娱乐生活的多样性、没有固定的收入和相对正规的演出团体也使得敦煌曲子戏的人才大量流失,现在已很少有人唱曲子戏了,曲子戏正面临着后继无人的现状。加之曲子戏的剧本都是一些老剧本,新创作的剧本是少之又少。随着老艺人的离世,曲子戏就会失传;随着老观众的减少,没有观众的曲子戏将会自动消亡。

后继乏人,创新传承已是敦煌曲子戏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敦煌曲子戏的传承与发展成为迫在眉睫的任务!

传承保护刻不容缓

据敦煌市文化馆赵虎馆长介绍,为了更好地传承发展曲子戏,近年来,由敦煌市抽调文化馆专业人员对敦煌曲子戏进行全面的普查、整理工作,逐项登记建档,制定了详尽的保护规划。针对敦煌曲子戏演唱老艺人相继去世、面临失传的现状,邀请在世老艺人演唱,对敦煌曲子戏的曲目进行了记谱、录音工作,摄制了个别演员的影像资料并永久保存。同时,敦煌市还充分利用民间文化资源,加大了宣传、展示、普及工作,在全市的演出活动中,形成了古调新词的敦煌曲子戏形式,如新编了《合作医疗进农家》、《让路》、《二宝智斗胡半仙》等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反映现实生活的小戏,深受广大群众喜爱。在此基础上,敦煌市文化馆积极举办曲子戏培训班,挖掘曲子戏爱好者,让老艺人传唱,广泛培养自乐班中的年轻演员,敦煌市还采取以奖代补的办法,积极扶持民间自乐班的发展。

现在,敦煌曲子戏已经传到第五代,他们年龄大都在50岁以上,凭借自己的曲艺,吸引曲子戏爱好者自己组织或加入自乐班,演唱或传唱敦煌曲子戏,使曲子戏在民间不断弘扬、发展、延续。闫光福是肃州镇陈家桥村村民,弹三弦很是地道,由他发起、组建起的自乐班,利用农闲时节学唱、传唱敦煌曲子戏的农村青年就达20多人。目前,敦煌市民间自乐班已发展到32个,每年演出1000余场次。从1999年开始,敦煌市连续举办了七届城乡自乐班大奖赛,促进了民间文化的交流,推动了敦煌曲子戏的保护、传承和创新工作。

2006年,敦煌曲子戏因曲调优美、特色鲜明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让有着百余年历史的曲子戏传承看到一缕曙光。然而当理想碰到现实,当这门博采众长的民间艺术遭遇制约其发展的种种因素时,也不得不面临着这样一个断代窘况。但愿曾经绚丽多彩的敦煌曲子戏在现实的压迫下不会变得黯然失色。这门流传了上百年的活瑰宝究竟还能唱多久?我们不得而知。

友情链接:中国非遗网|河北非遗保护网|河北科技大学|河北科技大学共青团|浙江大学非遗研究中心| 管理登录 | 
版权所有:河北科技大学校团委©2008-2012   电话:0311-81668165  技术支持:地平线网络传媒工作室